HOME \ FASHION
mp de luxe fashion

【時裝頑童「葬禮」道別】Jean Paul Gaultier 最後一場時裝騷

文章日期:2020年2月11日
previous next

生離死別是必然定律,而這天始終會來臨——Jean Paul Gaultier選擇以2020春夏高級訂做服系列作為最後一場時裝騷,突如其來的消息震驚整個時尚界,有人甚至以「法國舉國哀悼」來形容他的「離去」。這樣說,未免太過凝重,或許也不夠深入認識Gaultier。向來玩得又幽默的「Jean Paul叔叔」,以葬禮形式作為時裝騷的序幕,既百無禁忌又夠貼題。就算心中千萬個不捨得,但眼見他老人家精神奕奕,在一片歡呼聲中向大家道別,確實足以讓Fans「節哀順變」。

對於不少1980、90年代成長的時裝迷來說,Jean Paul Gaultier絕對是一名令人「開竅」的時裝設計師。Gaultier是其中一名讓人「大開眼界」的啟蒙者,看他塑造的雌雄同體形象,女的剛烈、男的妖嬈,還有超現實主義風格,令人領會到創作不應該存在界限,時裝原來可以去得很盡。

Gaultier那些令人深刻的視覺造型,更是「前衛」一詞的最佳演繹,並非從課本能夠學懂的。那時候,Alexander McQueen未出道,時裝界還未有成名設計師像他那樣「壞」,香港傳媒喜歡把Gaultier喚作「時裝頑童」,部分傳媒更會以他法文名字的讀音,念成近似的「喪Paul」,既親切地道又夠貼切。把Gaultier形容為「喪」,大抵是因為他筆下顛覆傳統的設計、極端的創作意念。

 

窮苦創品牌 窗簾布製女裝

有時候,欣賞一名時裝設計師,除了被其設計與意念吸引,也因為他們背後堅持着的時裝夢想。翻開Gaultier的歷史,他於1976年創辦同名品牌Jean Paul Gaultier,那時他苦無資金,僅能以一堆低廉的窗簾布製作首個春夏女裝系列。可惜千辛萬苦,最終還是失敗,未能名利雙收,他更要邊兼職賺錢,邊兼顧自己的品牌。步步走來,Gaultier於1980年代,鼓吹內衣外穿的時裝風格,讓男士穿上胸衣與裙子,逐漸建立起別具一格的風格與名聲。

在1990年,他為Madonna世界巡迴演唱會《Blond Ambition Tour》設計舞台服飾及形象,當中一襲尖錐雪糕筒形胸衣,更將他一手帶動的內衣風潮推向巔峰,並成為時裝史上的經典。Gaultier努力地一點一滴建立起個人事業,相信與他早年艱苦的鍛煉不無關係。

挑戰「夕陽」高訂 叛逆大衝擊

即使成為了法國殿堂級設計師,但Gaultier沒有讓自己安頓下來,1997年他更決定進軍高級訂做服。眾所周知,高訂的高昂價格,再加上極少的顧客量,很易成為一門「蝕本」生意。然而,天性叛逆的Gaultier,依然大膽挑戰這項夕陽工業。當時便有人質疑這名前衛的設計師,如何創作出高貴奢華的高訂時裝?

事實上,從小師承Pierre Cardin的Gaultier,早已從對方身上學到高級訂做時裝的剪裁和縫製技術。在他首個名為「Gaultier Paris」的1997春夏高訂系列中,Gaultier糅合了高貴與叛逆特質,以19世紀愛德華時期的淑女長裙為藍本,卻特意選用非傳統用以製作高訂的牛仔布為面料,結合矜貴鴕鳥毛,為高訂帶來衝擊。隨後,Gaultier更將鳥籠與繃帶結合、太空未來主題,甚至以墨西哥元素等作為高訂系列的靈感。到2014年,Gaultier曾表態認為近年急速的時尚生態,扼殺時裝創作,而決定結束男女裝Ready-To-Wear及配飾系列,全力專注創作高訂時裝。

棺材開場 尖錐胸圍再現

在最後一次的高訂時裝騷,Gaultier共炮製出超過170套服裝。時裝騷以葬禮為概念靈感,彷彿要令大家從中回憶他過去的美好創作。甫開場,數名黑衣人抬着一副鑲有仿效尖錐形胸圍的黑色棺材出現舞台中央,而模特兒Issa Lish就以純白洋娃娃裝扮開場,劇場感十足。接下來多名模特兒陸續出場,演繹Gaultier多樣化卻不守秩序的獨門拿手好戲,謝幕時還有Boy George上台唱歌助興。系列當中少不了過去50年的標誌設計,像是條紋水手裝、緊身胸衣、宮廷裙子襯架,還有雌雄同體的造型等。部分服裝更由舊有系列循環再造而成,既緊貼當下時尚圈的可持續發展趨勢,亦延伸高訂那份上乘的質感,同時讓人憶起當年Gaultier運用舊布料製作時裝的往事。整個系列的服飾予人似曾相識的感覺,Gaultier為我們留下足夠的元素,在接下來的日子重溫細味。

文/Vivian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