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xperts
mp de luxe experts
Simon Says

佘宗明《明錶》雜誌總編輯

編輯邀稿,寫一點有關Watches and Wonders 的文章。也不知如何入手,不如每個參展品牌也介紹一下吧。詳細資料或歷史背景都可上網查看,那些就不寫了。文章一向習慣寫給愛表人士閱讀,今次嘗試寫給普羅大眾看,希望可以做到吧。

《明錶》:http://www.mingwatch.com/

勵志警世

文章日期:2017年3月15日
previous next

【明報專訊】「當我們身處黑暗的時代、戰爭和消沉中時,電影為我們提供了一條不平凡的捷徑,幫助我們重新發現自我。」這是前美國電影學院院長Jean Picker Firstenberg說的。學院在2006年以「最鼓舞人心」為主題選出「百大最勵志」電影。幹嗎舊事重提?因為早前飯局,席間有人說《La La Land》都算勵志電影。我唔覺囉。

性格悲觀,不相信排除萬難後就一定見到曙光,不敢肯定破鏡之後就一定會重圓,也不知是否苦盡就一定甘來。而且在我認識的文學世界裏面,與其振奮人心,激勵鬥志,綻放人性光輝的一面;我看到更多的是警世的苦口婆心和教你不敢或忘的肝腸寸斷。在《史記》的《刺客列傳》裏,沒一個剌客有好下場。《梁祝》夠浪漫?一個吐血,一個哭墳呀!在西方的文學傳承裏,從來所謂英雄,同時都是悲劇的主角,都慘淡收場。Oedipus殺了生父,娶了生母,知悉後就刺盲自己。在莎士比亞的《王子復仇記》裏,所有主角都死清光呀!從古今到中外,嚴肅的文學故事,好像佔大部分都以悲慘結局收場,沒多少個主角最後可以開開心心,而從此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向來都只是童話故事的妙想天開。

阿里士多德:悲劇英雄要大家心存敬畏

阿里士多德說悲劇英雄的事迹就是要大家心存敬畏,好自為之。我國明末清初的馮夢龍,寫的小說都是為了警世醒世。從來發人深省都是自食其果,從來刻骨銘記都是傷痛欲絕,從來大徹大悟都是一無所有之後。周星馳飾演的至尊寶都要在莫文蔚悔婚和蜘蛛精濫殺無辜之後才甘心做回一頭真真正正的馬騮精,文章飾演的驅魔人都要在舒淇死了之後才做到真真正正的唐三藏。以前的故事,重點都是世態炎涼,人心險惡,道德淪亡。

近日看了兩齣韓國古裝片,一套叫《姦臣:色誘天下》(左圖),另一套叫《情慾王朝》(右圖),說的都是淫亂昏君和無恥讒臣的故事(當中也有賣弄色情的情節)。我想,好像我們現在都不再拍這類警世題材的電影和電視劇,那麼原因究竟是什麼呢?難道真的只在悲慘歲月才需要勵志鼓舞,然後在太平盛世我們才會居安思危?而若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只拍歌功頌德的不就更欲蓋彌彰,不就更此地無銀,不就更顯出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而我們今天其實就是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啟發跟勵志是兩回事

美國電影學院所說的「鼓舞人心」其實是inspiring,啟發跟勵志是兩回事。啟發可以叫你鼓起勇氣,也可以給你當頭棒喝,可以賞罰與共。而賞罰這回事隨着世道改變也有了主次之別。以前是棒下出孝兒,今天只有怪獸家長。與其慘過梁天來,苦過金葉菊;溫馨動人的《心靈雞湯》已經夠感人肺腑。會不會是這樣?應該會吧,至少《大時代》呀《誓不低頭》呀今天沒可能重拍,家長會投訴的。

回到之前「鼓舞人心」的話題,《La La Land》的確不算勵志。有幾排除萬難呀?撇咗條仔就一帆風順喇。而且勵志不是應該最後無論如何都反敗為勝嗎?Mia和Sebastian贏了?我只覺得他們失去的好像比得到的多。不過總之我都老了,退步了,心血少,《星聲夢裡人》可以看完又看、看完又看。《大時代》和《梁天來》?嚇死人咩?我不看的,okay?

文﹕佘宗明

圖﹕網上圖片